第567章 王陆做出了正确的选择

2019年12月29日23:34:14 发表评论

从前有座灵剑山

千万落雷,一道金色光幕。

在肃清四野的狂暴雷海之中,淡金色的剑围由飘摇而至坚定,更逐渐向上坚挺,来自苍穹的落雷依然密集而沉重,却再也无法逼近剑围之中的二人。面对一个仙梦之境的至高之敌,这对无相师徒硬是顶住了!

合体战术发挥的威力比预料得还要强,王陆将自己的金丹交给师父使用后,无相剑围的防御力硬是翻了一倍有余!似乎对于一百一十多重的无相功而言,力量的提升已经可以达到非线性的地步了……

可惜她因灵根资质所限,一直未能突破金丹,若是她有元婴乃至化神的修为,再配合上这等逆天的防御功法,恐怕连天劫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……

不愧是继承了欧阳商遗产后,苦心孤诣百多年所创的逆天功法,其中玄妙令人感慨万千,王陆与师父紧密相拥,对她驾驭法力的方式感应得一清二楚,而最大的体会就是:不明觉厉!

修行无相功至今已有二十多年,那一套体系更是深深刻印在了金丹之中,算得上造诣深厚。但眼下与师父所用的无相功相比,王陆却觉得自己简直像是门外汉一样,别说参考借鉴,很多地方甚至就连理解都难!比如他就很不理解,王舞本人有双金丹倒也罢了,无相功中有专门的技巧来协调多金丹的运作……但想不到此时她将自己这颗金丹也容纳进自身体系后,同时驾驭三金丹竟毫不吃力!

这就是一百多年的积累差距了……王舞本来在仙道悟性上就特别惊人,加上欧阳商留给她的遗产,恐怕当世九州大陆没人能比得过她,而被她视为修仙根本的无相功又岂会那么简单?

不过王陆并不后悔自己在成就金丹时融合了混沌破天剑气,无相功固然是好,但终归是人家的东西,王舞以无相功为核心有她的苦衷,自己却未必要完全效法。而且论及资质悟性……自己也未必就输给她,毕竟她能将无相功推演至一百一十多重天,依靠的还是自己留给她的遗产呢。

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苍天降下的雷霆却愈演愈烈,无相剑围却始终坚固不破,王陆在与师父合体的过程中,金丹由师父代为掌控,虽然对一百一十重天的无相功原理有诸多不理解,但他的金丹却在这种运转中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首先是膨胀。

王舞赖以支撑剑围的是三金丹的协作,以象征最稳固结构的三角形来强化剑围,但实际上三枚金丹之间是有很大差异的。王舞的两枚金丹是巅峰级别,无论成色还是法力总量都远远凌驾于王陆的中品金丹之上,所以这个三角理论上并不那么稳固。

可是随着王舞以无相功将三者结合起来,真气不断运转,王陆能清晰地感到三枚金丹在快速地平均化……王舞的两枚金丹开始缩小而暗淡,自己的那枚金丹则在快速膨胀,璀璨生辉。

修仙路上理论上没有灌顶传功之说,前辈们想要拔苗助长几无可能。但此时王陆却切切实实享受了拔苗助长的待遇,在王舞的两枚金丹滋润之下,他以惊人的速度在向金丹上品迈进,而且过程竟四平八稳,全然没有功力暴涨时容易出现的根基不稳的情况。

然而代价看起来着实有些高昂,就这一会儿的工夫,王舞的金丹就已经隐约要从金丹巅峰的水准上跌落下来了。王陆并不清楚这种实力下跌会不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,但无论如何,到了金丹巅峰那个境界,一个小品级都往往意味着十年以上的苦修,更何况还是王舞这种灵根资质不佳的?

“师父,你悠着点……”

王舞却说:“三枚金丹均等化时,无相剑围才能发挥最强的防御力,现在保命第一,便宜你了。回去记得给我补偿金。”

“……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钱?”

“你爽快点给我我就不用多想了嘛~”

“……行,到时候给你两百万灵石当医疗营养费。所以,务必撑住啊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可是九州第一金丹哦哦哦哦我靠!”

两人话刚说到一半,苍天却不耐烦这僵持战,一道前所未有的紫青劫雷落了下来,直打得王陆师徒立足不稳,险些歪倒一旁。

“好家伙,开始动真格的了,比预期中稍微厉害了一点啊……”王舞说话间,口中微微漾出一丝血腥味道,方才那一道落雷太狠,已经让她受了点伤。

但更要紧的问题在于,苍天的攻击力高于预期,耐力也高于预期,她原先三金丹均衡阵能够支撑下来,现在看来却未必了。

尽管可以进一步以削弱自己,提升王陆的方式来使得三金丹更为均衡,但自己的两颗金丹再降就要降品级了,金丹巅峰和金丹上品差距不小,一旦跌落,综合防御力未必能有提升。

心念电转,王舞一时间却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,这套驾驭三金丹的功法无视丹药提升——而且她穷的要死哪来的灵丹妙药?至于武器装备就更是落魄,她孑然一身,除了翠竹剑外别无他物,至于王陆手中的坤山剑,虽然可以借用……但只怕禁不起无相剑围和苍天神雷的对冲,若是琉璃仙的破苍穹在此倒是完全能承受得住,可破苍穹的副作用她却承受不起。

迟疑间,王舞忽然听到了王陆的声音。

“别急,稍等我一下。”

下一刻,王舞惊讶的发现,三金丹中属于王陆的那颗,竟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,而且并非是依靠外物反哺,而是自身的成长!

“王陆,你在干什么?”王舞隐约察觉不对,立刻元神传音质问道。

“先天元气太多,稍微烧了一点。”

“混账!谁让你这么干的!?”王舞简直气急攻心,如乾元燃血功那般燃烧先天元气换取短时间的爆发,是彻头彻尾的邪道,年轻时候偶尔用用倒也罢了。到了金丹境界以上,单靠燃烧先天元气所能取得的效果已经十分有效,而为了取得应有的效果,先天元气往往一烧就是几十上百年,金丹真人一共才多少寿元?禁得起这么烧?

王陆就算再怎么福缘深厚,天生长寿,烧上这么一把也要英年早逝了……自己这么辛苦支撑剑围,难道是想看他早早去死么?

“别急,先天元气只是个点火的引子,才烧了一年份,主要是为了刺激一下混沌破天剑气。”

王陆不紧不慢地解释着。

他的金丹是融合了无相功和混沌破天剑气两项功法,但在三金丹均衡阵中,真正得到强化的是属于无相功的部分,混沌破天剑气几乎等于被压制住了!

放到整体来看,无相部分的壮大是非常有利的,但对于王陆本身而言,这却意味着金丹内部的失衡。当然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无相功包容性极佳,完全容得下这种失衡。

但混沌破天剑气却未必容得下。这门传承自上古剑魔的功法,讲究的是一往无前,压倒一切,王陆当初将其融于金丹之中和无相功共存,就破费了一番周折,如今无相功势大,混沌剑气更是跃跃欲试。

而现在,王陆就准备将混沌破天剑气的这股活力激发出来,若是操作得好,便能借此机会一举将自身金丹推升到金丹上品乃至巅峰境界,虽然风险不小——一旦失败很可能会造成金丹碎裂,而且这样一来就铁定会有根基不稳,其他功法层级落后等诸多问题。

但是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金丹的进一步膨胀只用了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。在先天元气燃烧的激发下,金丹之中的混沌破天剑气彻底爆发了凶性,疯狂膨胀以压倒金丹之中另一半的无相功,刹那间,仿佛在金丹中多了一个活物。

许多修士都曾说,仙级功法本身就如同生命一般,王陆在修为境界尚浅的时候没体会到,现在却渐渐有所体会了。

而伴随混沌破天剑气的快速成长,王陆的金丹品级也随之上升,由金丹上品猛地向上跳了一截,堪堪踩在了金丹巅峰的边缘线上!

王陆由金丹中品一路攀升至此,总共用时也不过一个时辰,如此际遇恐怕再也难有,但王陆顾不得感叹,立刻询问道:“嘿嘿,怎么样啊小舞,够用了没?”

“……嗯,足够了。”王舞轻声答应了一声,却显得有些许的心不在焉。

“喂,这个时候走神不太好吧?”

王舞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走神不好,眼下她三金丹全部维持在巅峰境界,无相剑围的防御力可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,而苍天雷霆在那一记重击之后,却隐隐有强弩之末的态势……这无疑正是反守为攻,一决胜负的好时机。但是……刚刚王陆那小子说的一句话,却让她没办法不去在意。

怎么样啊小舞……

小舞?是谁允许他这么称呼自己了?

王舞当然不在意什么师道尊卑,平日里在无相峰上吵架的时候,王陆没少喷过她穷逼贱人,她也不以为意,但是……刚刚他的语气,却似曾相识。

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……早在一百多年前,她就放弃了一切幻想,决不允许自己软弱地去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。王陆这小子刚上山的时候,的确有人提起过他的一些特点有些类似那个人。但是她当时就对此不屑一顾。

过去的人早就过去了,他当初牺牲自己,可不是为了让后人软弱到只会期盼着死人复生。活下去的人背负着沉重的责任,是不能够随便就甩下去的。

但是现在,感受到背后那人的强壮臂膀,坚实胸膛,她实在按捺不住心底掩藏的悸动。

“喂,问你件事……你还记不记得,你曾经和我做过一个约定?”

王陆皱起眉头,这女人疯了?这个时候不赶快加固无相剑围,应对越来越强悍的雷霆轰击么,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有什么用?

约定?当然有啦,就在不久之前,刚刚开始苍天赐子仪式前,我就承诺要发挥器大活好的优势,生生把你做到爱上我……

但就在王陆准备开口的时候,忽然惊觉怀中的女子,竟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弱。

虽然早就认识到,师父作为一个女人,其实是相当美的——和一百多年前那个一心沉浸在修行中的宅女不同,如今的王舞若是不开口时,可是相貌姣好,身姿曼妙的佳人,该纤细处纤细,该丰腴处丰腴。然而她本质上毕竟是个剑修,作战之时肉身强悍胜过钢铁,绝不会有柔弱的感觉。

刹那间,王陆心中若有所悟,于是一片悸动再也压抑不住,驱使他轻声开口。

“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“真的是你!?”

王舞猛地转过身,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,以及难以言喻的幸福。

但王陆却在此时悚然心惊,因为就在同一时间,头顶淡金色的剑光一阵摇晃,竟土崩瓦解了!王舞心神震撼之下居然让剑围失控了!

而苍天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一道黑色的雷电笔直落下,直贯头顶。

刹那间,王陆只感到浑身汗毛不受控制地炸立起来,而同样感受到这股毁灭力量的压迫,王舞却愤然怒吼:“不要碍事!”

一道金色剑光自她指尖绽放,三金丹推动的无相剑围随之启动,却终归晚了一步。

轰然巨响之后,雷柱消散,四下里一片野火丛生,但酝酿雷霆的乌黑云层却渐渐淡去,显然苍天已是力竭,难以为继。

但与此同时,王舞也颓然软倒,七窍之中缓缓溢出血丝,玉府之中,两枚金丹碎裂当场。

一个以完美防御著称,从不曾大意的修士,终归因为一次大意遭受了重创。方才那道天雷,威能之强盛已可比拟真君级的全力一击,王舞状态完好时也要准备良久方能应对,更何况剑围起的仓促?

在无相剑围被粉碎的时候,她还刻意用自己的两枚金丹掩护了王陆,使得后者竟丝毫未受伤害,那一瞬间的反应,她已经做到了完美。

只是她自己却坚持不下去了。

“王舞,你……”王陆深深吸了口气,紧紧抱住怀中人,那枚刚刚回归控制的金丹疯狂运转,压榨出其中的每一分潜力,化为生命的力量涌入她的体内,试图为其修补伤势,重新粘合金丹。

当然,碎丹之后想要重铸,那是天方夜谭。尤其是在这种暴力破坏下的碎丹,几乎就等同于修士的死亡。但王陆怎可能放任她去死?就算用尽一切可能,就算明知一切可能都是徒劳无功,但他也绝无迟疑。

眼看怀中女子的气息越发微弱,王陆双臂不自觉地箍紧了:“别睡啊,你可是答应过我能撑住的!我能履约,难道你这作师父的反而不能了!?”

与此同时,先天元气再次滚滚燃烧,虽然学自滕云堂的任何理论都告诉他,此时燃烧先天元气其实毫无意义,但王陆宁肯去赌那万分之一诞生奇迹的机会。若是一次烧的足够多,或许会量变引起质变呢?

而就在此时,怀中女子却轻轻睁开了眼,并颤抖着伸出手,将冰冷的指尖搭在王陆的手臂上。“你……先住手,听我说。”

话音刚落,王陆就觉得自己的金丹又不受控制了,连先天元气的燃烧也被强行阻止,熄灭下来。

注视着女子的双眼,王陆感到一片空灵,一切冲动的心思都被驱逐于外,思维变得清晰而冷静下来。

“我啊,其实曾竟幻想过的,幻想过他会回来,驾着七彩祥云来到我面前,告诉我做得很好……但人不能依靠幻想而活。我知道他已经死了,而人死不能复生。生命就是这么宝贵,不然还有谁会去珍惜它呢?但是,我万万没想到,你居然真的……做到了。”

王舞尝试着笑了一下,却像是牵动了伤处,微微皱了下眉,接下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。

王陆立刻为其注入法力,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,她那微弱的生命气息,似乎真的在法力灌注下有了些许回升!

这大概就是九州第一金丹千锤百炼的肉身的神效吧,换了其他人,别说金丹,就算化神真人也灰飞烟灭了!

王陆惊喜交集,法力毫无保留地不断灌涌进去,虽然收效甚微,却终归有了些许的效果!

女子在他怀中不安地挣扎了一下,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王陆用手掩住。

“别说话……我没有燃烧先天元气,只是灌注些法力罢了,最多金丹降个一两阶,而这本就是奇遇来的东西,无需可惜!”

王舞挣扎了一下,但重赏之下实在拗不过王陆,也无话可说。

而就在此时,忽然头顶苍天又是一阵嗡鸣传来,王陆悚然心惊:难道战斗还未结束?!

不管了!要来就来吧!反正想来对方是强弩之末也没什么杀招,他凭着肉身硬扛几波就是了!

但下一刻,他却见到了出乎意料的情景。一个幼小的人形,在光柱的照耀下从天而降,缓缓落到他身边。那细小的身躯沾到黑色土地上时,立刻发出激昂的哭声。

“婴儿!?”

王陆简直瞠目结舌,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有婴儿出现?难道是……

苍天赐子?!

活见鬼了,刚刚才你死我活地斗了一场,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又降下子嗣,这苍天是瞎了眼么?

但很快的,王陆发现身边不远处那个婴儿,背脊一片赤红,哭声也迅速衰弱了下去。他愣了一下随即了然,这是中了火毒。

方才黑色雷霆从天而降,被无相剑围击散以后,散逸的能量扩散四周,将脚下土地化为焦土。对于金丹真人而言,蕴含火毒的焦土无关痛痒,但对于新生的小生命而言,却是致命的剧毒。

当然,想要救他并不难,王陆只要分出一只手,帮他祛除火毒就可以了。但问题是,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人要救,而这个过程,是容不得分心的。

一个莫名其妙的苍天赐子,和一个朝夕相处几十年,牵扯两世情缘的女子,孰轻孰重,用膝盖想也知道了。

所以王陆看了一眼那孩子就收回了目光,对其完全不闻不问,将全部注意力都投入到怀中人身上。

决断下的干净利索,但就在此时,天上猛地传来一声幽幽叹息。

“保大还是保小……想不到天下真有男人会选择保大人。或许,天下男人,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的吧。”

说话间,天空云层彻底消散,阳光普照。大地生机勃发,焦土之上花草丛生,片刻间便已是生命的海洋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